医学风险之外,移植猪心引发伦理争论,动物权利组织反对

1月12日消息,现年57岁的美国患者大卫·贝内特(David Bennett)成为世界上第一位接受转基因猪心脏移植的人。

医生认为贝内特的病情太严重,不符合移植人类心脏的条件。但上周五医生经过7小时的试验性手术,将转基因猪的心脏移植到贝内特体内。3天后,他的情况良好。

这项手术被誉为一项医学突破,可以缩短患者等待移植器官的时间,改变世界各地患者的生活。但一些人质疑这种做法是否合乎伦理。

他们认为,这种治疗方式在病人安全性、动物权利等方面均存在潜在的道德问题。

那么移植猪的器官有多大争议呢?

医学风险之外,移植猪心引发伦理争论,动物权利组织反对

医学风险

这是一次试验性手术,病患需要承担巨大风险。即使是匹配良好的人类供体器官,在移植后也会发生排异反应,而移植动物器官的危险程度可能更高。

几十年来,医生们一直试图利用动物器官进行所谓的“异种移植”。

1984年,美国加州一个医疗团队试图用狒狒心脏来挽救一个小女孩的生命,但她在术后21天死亡。

虽然这种治疗方法非常危险,但一些医学伦理学家表示,如果患者清楚这种风险,他们仍然应该继续进行。

“你永远不可能确定一个人是否会在治疗后不久就去世,但你不能不冒这个险,”牛津大学实践伦理学教授朱利安·萨乌列斯库(Julian Savulescu)说。

他补充道:“只要本人了解所有的风险,我认为人们应该能够同意这些激进的实验。”

萨乌列斯库说,重要的是要给病患提供所有可用的选择,包括体外心脏支持或人体器官移植。

负责为贝内特手术的医生表示,手术是合理的,因为患者本人没有其他治疗方式可选,如果不手术,他就会死亡。

萨乌列斯库强调,在做任何手术之前,手术必须经过“非常严格的组织和动物试验”,以确保安全性。

贝内特的器官移植手术并不是临床试验的一部分,他服用的药物还没有在其他灵长类动物身上进行过测试。

但参与策划这次手术的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医生Christine Lau表示,在准备手术时没有走捷径。

她表示:“我们已经在实验室里用灵长类动物做了几十年的实验,试图达到可以安全将动物器官提供给人类患者的地步。”

动物权利

贝内特的手术也再次引发有关用猪器官进行人体移植的争论,许多动物权利组织对此表示反对。

其中之一谴责这种手术是“不道德的、危险的,是对资源的巨大浪费”。

这家组织说:“动物不是被洗劫的工具棚,而是有智慧的复杂生物。”

科学家修改用于心脏移植的供体猪的10个基因,避免产生排异反应。活动人士说,修改动物基因更是错上加错。

英国动物权利组织一位发言人表示,他们反对“在任何情况下”修改动物基因或进行异种移植。

这一组织表示:“动物有权利过它们自己的生活,而不受修改基因所带来的所有痛苦和创伤。它们只会被杀死,它们的器官被收割。”

一些活动人士还担心修改基因对猪健康的未知长期影响。

牛津大学生物伦理学研究员卡特里恩·德沃尔德(Katrien Devolder)则表示,只有在我们能够“确保它们不会遭受不必要伤害”的情况下,我们才应该使用转基因猪作为器官移植的供体。

她说:“用猪来生产肉食比用它们来拯救生命更存在问题,当然,这也不是忽视动物福利的理由。”

信仰问题

那些因自身信仰而难以接受动物器官的患者可能会出现另一个难题。

之所以选择猪作为器官移植的供体,是因为猪的器官大小与人类相似,而且相对容易繁殖和饲养。

但这一选择会对犹太人或穆斯林患者产生什么样的影响?

英国卫生部道德和伦理咨询小组(MEAG)成员、伦敦高级拉比摩西·弗里德曼(Moshe Freedman)说,尽管犹太教禁止犹太人饲养或食用猪,但接受猪心脏“无论如何都不违反犹太饮食法”。

弗里德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由于犹太教主要关注的是保护人类生命,如果这种方式能提供最大生存机会和未来最好的生活质量,犹太患者将有义务接受动物器官移植。”

对于伊斯兰教来说,如果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,也允许使用动物材料。

埃及负责发布宗教裁决的中央权威机构表示,如果“担心患者失去生命、疾病恶化或持续”,就允许使用猪心脏瓣膜。

萨乌列斯库表示,即使有人基于各种理由拒绝移植动物器官,在等待人类捐赠器官方面也不该往后排。

“有些人可能会说,一旦你有能移植器官的机会但却放弃,你就应该重新排队;其他人会说,你应该拥有和其他患者一样的权利。”“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调和的情况。”(辰辰)

医学风险之外,移植猪心引发伦理争论,动物权利组织反对

本文摘自:网易新闻

版权声明:优站库 发表于 2022年1月12日 下午3:03。
转载请注明:医学风险之外,移植猪心引发伦理争论,动物权利组织反对 | 优站库

相关文章